Posted by: QQmei | June 3, 2013

Under table

By Yu-Ting 淯婷 (“來去鄉下住一個月” Volunteer)

DSC03609

擁擠的車潮,悠遊卡快沒錢的逼逼兩聲
濕悶的空氣,氣象報告說這是一波最新的梅雨鋒面
Skype剛剛問我要不要更新,連著幾天破了好幾關Candy crush
前老闆密我幾個案子款項的問題,即使我沒有義務要回答他
是的,我回到台北了

成龍村的片段還有些在腦子裡面
有些在手上的小傷口
有些在放著不想整理的照片堆中
有些在遺失的物品裡 (我的小綠折傘好像就被遺忘了)

如果說這次藝術季的主題是桌面上、檯面上、光明的,我忘了那份限量的簡介還有什麼其他的介紹
但我想在這背後
就是會有那麼一群人或是一些事情是在桌面下、看不到的、忙忙碌碌的、不在那份型錄上頭的

─在茶水間拿了零食趁我還能提早收工的時候一邊看著夕陽發呆一邊吃著菜圃餅。

─是吃不到郭子媽親手料理的烏魚子炒飯滋味,稍晚進廚房發卻發現有剩下,可惜卻再也吃不下了窘迫。(回家我也請我媽炒了一大盤,但總有些許失落)

─也可能是專注的綁著繩子卻有一堆輕佻觀光客叫你把頭抬起來並且微笑給她們拍照一般,我很收斂的沒有舉起國際通用手勢,只低頭繼續綁那該死的第455個繩結。

─也可以是村民問起這案子的上百萬執行費,我笑著搖頭回說:我只是個分文未取的志工,不清楚呢。

─或是半夜在三合院,工作人員默默的把椅子排好然後隔天上午又被拿起用來吃早餐,眾人外出工作後她們又默默的排好一般有條不紊。

─還有工作人員們人機一體或蹲或站以拍攝水鳥獵捕瞬間的姿態,紀錄充滿汗血地藝術季活動的使命感(是說,哪個志工/藝術家沒流血呢?)

─或是諄諄教誨的二年級導師精心規劃小朋友的時間與協助藝術家與我來完成跟小朋友共度的短暫又美好的小小時光。

─也可以是村民們真切熱忱的想盡力幫忙什麼,但我們卻難以囑咐手上的工作給她們,只好請她們幫我們修腳踏車之類的。當然洗洞以及整理繩子的幫忙實在是太重要了,收繩還是小朋友發現的好方法。

如果要問那個回答到爛的問題:你為什麼會來報名呢?
我的目的只是認識新朋友
在日暮下
在微風之上
在竹林中
在墳墓之前
踏在泥濘的溼地土裡
我也會記得
小朋友不照黑板上的內容自己決定要畫的畫
以及那個叫做凱利的女孩給的小卡片中歪歪斜斜卻深刻的字
早上大太陽下午下大雨的或是相反過來令人哭笑不得的天氣
有著綠色/紅色海藻/水草蔓延成的超現實溼地
挑戰腳踏車載物的極限─扛了梯子還要拿壞掉的鏟子跟挖洞的鐵工具
老闆用草莓厚片與咖啡開始的早晨
用台灣啤酒以及八卦結束的一天
行程滿檔難以擠出自己的時間,我的室友卻仍然可以每天寫日記
手上的淤青怎樣都不會好的日子
在一堆忘記意義的笑聲中

度過我意義非凡的二十幾天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Categories

%d bloggers like this: